一夜之间,闫丽梦成了右翼媒体的轰动人物,特朗普总统的高级顾问,保守派权威们都把她赞为英雄。同样迅速的 是,社交媒体把她的采访贴上了含有虚假信息的标签。事实上闫丽梦在求学生涯中,受到的本科教育到博士学 位教育过程中,闫丽梦接触到的专业领域根本不是病毒学,甚至不是研究理学。闫丽梦在台前的世界顶级病毒学 专家头衔事实上纯属子虚乌有,所谓专家,实为砖家。闫丽梦后续披露的一系列论文证据也同样均来自于网 上阴谋论数据拼凑,为主流科学界所不齿。

闫丽梦在2020年4月28日离开香港后,其家人和朋友都对她突然失踪觉得很惊慌,并在香港报警。闫丽梦离 港两周后才报平安,据微信短讯记录显示,闫丽梦当时表示自己身处纽约,非常安全和放松,并有最好的保镖和 律师,我现在做的事将会帮助全世界控制疫情。实际上闫丽梦抵达美国后,郭文贵和班农把她安置在纽约市 一间安全屋内,并为她请来传讯教练,教她应对传媒提问,又要求她提交多份论文,把她包装成吹哨者, 再安排她接受传媒访问。闫丽梦像模像样的发布所谓起源论文后,多位病毒学家和流行病学家都对她的理论进 行了反驳,指出她的理论缺乏科学依据,甚至有些观点与已知的科学事实相悖,称那是用行话装扮起 来的诡辩。

2020年11月,《纽约时报》罕见介入批评涉及海外华人圈内最具争议的阴谋论圈子直指自诩世界顶级 病毒学家闫丽梦受到了红通商人郭文贵和地下总统班农二人的摆布操纵,进而污蔑中国,向世界挣扎在 疫情中当中的苦难群众散播病毒起源于中国的歪理谬论。《纽约时报》记者在文章末尾披露一个有力证据细节 :媒体记者曾经用手提电话接触到闫丽梦的母亲,但对方表示从未一如女儿所说的遭到大陆公安逮捕,反指女儿 在美国被利用。
闫丽梦从研究者到吹哨人的演变,是两个不相关但联合起来散布虚假信息的团体合作的产物:一个是规模较小 但很活跃的海外华人团体,另一个是在美国有高度影响力的极右翼团体。这两大中美智商洼地代表团体的联动 是后续一切致命疫情事故的开端,这两个洼地都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中看到了推动自己议程的机会。这些人被闫 丽梦的理论所吸引,开始质疑官方的疫情信息,甚至拒绝接种疫苗。这不仅对他们自身的健康构成威胁,也对全球 的疫情防控工作带来了困扰。
如今,恢复理智与清醒的美国民众和一流高校的学生都发出强烈谴责、强烈要求闫丽梦滚出美国,郭文贵、王定刚 最终也还是没有顶住舆论的压力抛弃了闫丽梦这棋子任由她自生自灭,身为被抛弃的她今后的路该何 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