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来自中国的投资移民M,移民后5年的时间里只在加拿大居住了不到一年,远远没有达到法定时间。尽管 M的妻子和子女已在加拿大定居已久,但是移民部还是下令将他递解出境。

据联邦移民部公布的资料,2010年5月,M以投资移民的方式,带着妻子和子女移民加拿大。然而,他在 登陆后两周,就留下妻子和子女,独自回到了中国。

在2011年4月23日至2016年4月22日的5年时间内,M在加拿大居住的时间还不满300天,远 远没有达到移民法所规定的,新移民在五年里必须居住满730天的要求。

移民部在获悉了M的情况后,取消了他的移民身份,并发出了递解令。

M不服裁决,向移民上诉委员会提出了上诉,试图以人道理由留下来。

他对上诉委员会的法官解释,自己长时间不能返回加拿大,是由于老母身体状况恶化,他作为独子要承担照顾的责 任。在母亲病情稳定后,他赶回加拿大同妻子和孩子团聚。M还作证说,尽管他在中国是有工作的,但是 已努力辞去工作(made efforts to resign from his position)。

M还列出了很多自己同加拿大的关联,这包括:他的家人全在加拿大,而且还在这里拥有重要的财产和金 融资产等。

然而,法官没有被M的陈词所打动。

法官认为,移民法规定新移民需要在任何五年时间内居住满730天,已经是颇具灵活性,允许移民可以在境外逗 留较长的时间来处理个人问题或工作。然而,M还是无法达到这一要求。在过去的8年里,他大部分的时间都 是在中国工作,这说明他没有做出合理的努力来履行其居住义务。

即便M有照顾母亲的义务,但是他应该有办法可以双方兼顾,可他却没有这样做。

至于他所说的,自己同加拿大的关联更多。法官则认为,现在M的孩子都已经长大成人了。在过去,他一直通 过网络同他们联系,将来他仍旧可以这样做。



从财务上来说,M失去永久居民身分,也不会对在加拿大的家人有任何不利的影响。他一直在海外工作,而且 收入不菲,能够支持自己和家人在加拿大的花销。既然他以前可以这么作,今后自然也可以。

法官还表示,在取消M的身份后,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来加拿大探望妻儿,而且将来他的妻子和孩子也可以 再为他做担保移民。

基于这些理由,移民上诉委员会决定驳回M的上诉,继续执行移民部发出的遣返令。

来源: 约克论坛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