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师说: 

闵子侍侧,訚訚如也;子路,行行如也;冉有、子贡,侃侃如也。子乐。若由也,不得其死然。



这是孔子对于这几个学生的评论。

闵子侍侧,訚訚如也,闵子骞是有名的孝子,孔子非常喜欢的学生,孔子观察他,说他讲话很温和,有条有理 。为什么讲话那么重要呢?这就好比曾国藩在《冰鉴》中所说,看一个人头脑够不够精细,不一定要看他的鼻子、 眼睛,只要听他讲话,就会知道。有些人有条有理;有些人说了半天,主题还没有讲出来。一个人处事有没有条理 ,在言语中就可以看出来。所以,闵子骞在旁边是訚訚如也,温和,有条理,看着很舒服。子路呢?行行如 也,什么是行行?光从书本、知识上,是难以了解的,要配合人生经验,才会知道。司马迁写《史记》,他 自述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光读书读多了,不是学问,是书呆子,没有用。还要行万里路,观察多了,才是学问。 从前,看到好几位当代的大人物,观察的结果,就懂了行行如也这句,此公说话很简单,但不断在动,好像坐 不住一样。这才想到就是子路的行行如也。冉有、子贡这两个人侃侃如也,这侃侃是形容气度很大, 现在的话是很潇洒。对于这几个人,最后孔子下断语:若由也,不得其死然。他说子路将来不得好死。结果孔 子看对了。子路后来是在卫国的政变中战死的,死得非常光荣。前面说过,他是为了赶回为卫国平乱,身受创伤, 然后整肃衣冠,端坐而死。在中国历史上,唐、宋、明各代,这种人物很多,战死了以后还站着,尸体绝不倒下来 ,以致敌人的将领都对他崇拜万分,往往为他立祠建庙,这就与鬼神、生死的问题有关了。所以我们中国人说聪 明正直,死而为神,只要人的品格好,如忠义的人,死了以后就可以为神。我们看见许多庙,大家都去膜拜,里 面所供奉的神,就是这一类人所升华的。这一段是由子路的行行如也所引起的。

子乐,描述当时孔子对于这几个围绕在身边的学生,觉得很高兴。可是他很遗憾地深深惋惜子路将不得善终。 我们这里也要注意子路的行行如也。譬如有些人坐下来会抖腿,在相人术上,这种人有多少钱都会被他抖光, 这是一种败相,不但钱会抖光,事业也会抖光,实际上也就是行行如也的一种小动作。人坐就是坐,睡就 是睡,坐有坐相,睡有睡相,走有走相,吃有吃相,前面有相,后面有相,真正看相,太不简单,这是以中国文化 中,形名之学作的说明。

《论语别裁》

同样的,我也劝人不要睡沙发床,睡到老来骨头也会出毛病。中国老式的床是木板,上面铺稻草。现在睡榻榻米, 上面再铺垫子,睡起来当然舒服多了。

再说身邪行,身子的邪行非常多,讲起来可以写一本书。小乘很多戒律,就是防止身邪行的,例如吃饭前一定洗手 ,又如上完大号一定用水洗,不用草纸去揩,可是到了中国就改了。现代有抽水马桶可以喷水清洗,又可以合于戒 律了。这些小乘身邪行的戒律,不算重戒,是属于摄威仪戒,修正生活习惯的。中国的《礼记》也说,礼仪三百 ,威仪三千。威仪太多了,大部分的威仪,都是防止身邪行的。

《维摩诘的花雨满天》

以上篇幅,皆选自《南怀瑾选集》,篇幅有限,恐难尽意,欲辨玄旨,请阅原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