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伦多广告

  • 多伦多赌场一日游

    有银说人生如战场,也有银说人生如赌场.

    多伦多有家赌场就在市内,在这里是属于合法的博彩业,说来很巧,我在国内做外贸生意时,我的加 拿大贸易伙伴-阿米尔的办公室就在这家赌场的正对面,离得超近,可能男人都一样,都喜欢赌场的氛围,阿米尔是个英俊的小伙 子,早年从伊朗移民来了加拿大,生活在结里有20多年了,生意不错,春风得意,还娶了加拿大当地的一个美女 当了老婆,长得很有几分神似那个希尔顿,s型身上穿衣服很少,夏天时,肚脐眼上还挂了个金环,她相当于阿米 尔公司的办公室主任的角色,帮他打理公司,她对我很热情,就是有点浪,很野性的拿种,北京话就是有点"2" .

    可能阿米尔喜欢赌吧,他做生意的方式就比较吓人,他总是把货先发出去再收钱,这在与中国的贸易里是很有风险 的,他碰上了我,应是他有福气,我这人很有商业道德,每次总是都把数百万货款按时给他汇过去,(我那时在国 营公司工作),我们合作得很好,但他这人心比较贪,总想再做大点,多赚点,就四处再找新的客户,我当然不希 望他这样,只希望他通过我来做中国的市场,但我也不好直说,我老提醒他在中国做生意要多加小心,风险很大, 但他们两口子好象并没有听去,一次,他们发了近千万美元的货,结果收不回货款了,人家拿了货却不给钱,一点 办法也没有,他在加拿大急得病倒了,他老婆飞到北京找到了我,想让我帮忙,她哭得跟泪人一样,坐在我家里不 走,生生在沙发上坐了一夜,第二天一早,我赶紧去了解了那家公司的背景,得知那是个皮包公司,人都没影了, 货早已不知去向了,我也真是没有办法了,现在想来,没能帮上他们的忙,想起"希尔顿"那另人怜爱的样子,我 也真是很内疚,可也真没办法.

    后来就与他们失去了联系,我还特地来找过他,但早已是人去楼空了.



    这次亲友来加拿大,我就带他们到这里来看看,我以前在这里开过公交车,每天,把一车车的赌徒送进去,有的人 出来,连买车票的钱都没有了,输个爪干毛净的,我自己却总没有时间进去看看,但我喜欢这里的氛 围,

    这老虎机的赌金有大有小,从五分到五块钱的都有,转起来很快,输起来也很快.看到有个老太太的,送进去20 0加元,二分钟就输没了.现在的新型老虎机不用投币了,直接把钞票送进一个小口,就开玩了,方便赌徒快速输 钱.

    这是那个大马的雕象,和原本的马一样大,下面有个牌子.





    她叫"北方舞蹈家",是赛马场的一匹宝马良驹,生于1966年,在1990年去逝,人们用这个雕像来纪念她 ."马的生命是有限的,为人们服务是无限的,她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了无限的为人们服务中去了".她退役后, 在马场渡过了幸福的晚年.


    向远处望去,那远处的楼正是当年阿米尔两口子工作,战斗过的地方,也不知阿米儿怎样了,美女"希尔顿"是否 还是拿样的风流俏丽.



    也以此文祝福他们吧.